Mammon.

找了几个祭司穿越点,把门放柜子上有惊喜。

一点小心意

EGO


人在无事可做时,就爱回忆。

        我偏偏回忆了未曾拥有,也永远也不再有机会拥有的,17岁的喜欢。

         我想我大概是属于恋爱脑的那类女生。在几次对视后,便匆匆坠进名为喜欢苦海。

         他一定喜欢我。

         我十分自信的想。

         每次每次,下课后便再无法安心坐在座位上学习,只想冲出去,和他见面。而他好像也心照不宣的,每个课间都赴约。

         心照不宣的偶然对视,心照不宣的在每个能穿私服的时候小心翼翼穿私服假装不经意在走廊看风景。

        从此,就算怎么不想上厕所,也每节课间都要从走廊走过。从此,每次心动,他们都有你的影子。

        高三紧张的作息,唯有在星期五下午的饭间才得以喘息。
        在宽松的奶茶店美滋滋的买了草莓奶茶,在周五才会出现的书摊美滋滋的买了小说,然后在空空的食堂遇见你和她。

        我本喜欢吃喜欢的不能自已,可我发现我好像更喜欢你。

         没任何食欲的喝着冷冰冰的奶茶,我把脸深深藏进书里。

        眼泪抑制不住。

        啊,我是多么愚蠢。

        早在生日就已经听闻你对任何女生都这样。路过的人都处处留情。

         我突然想起在闺蜜问起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时,我脱口而出的"不喜欢啊,就只是好感罢了。在说也高三了,不是嘛。"

         原来我自己都不知道当初好感已经到了这么多,以至如今的眼泪流也流不完。

       都高三了,不是嘛。

        也是时候醒醒了。

         我奔跑在学校的跑道上,拼命逼自己不要去想他了,可视线却一直往食堂方向瞟。

         我开始扇自己耳光。

         哈,我呼出一口气。这就是喜欢吧。

         我把所有以前幻想过,在走廊擦肩间悄悄递给他的纸条和QQ号撕得粉碎。

         重新在桌子上堆砌书墙,挡住的方向是我课间每次抬头都可以看见他在门口微笑的走廊。

        好了,就当是我全部全部会错了意。

        现在,结束了。
        当我在化学《67》上落笔,悲哀的想着。
         所有事情开始都是那么轻松如意,可当你决定要结束时却如此难以抽身。

        所谓喜欢是地狱。

        我把喜欢深埋进厌恶里。

        我再不会出现在课间的走廊,每次必须路过走廊也在看见他后立马折返。一切冷漠的伪装,都是我逃避自己喜欢他的过错。

         小孩子的别扭方式。

         可心里的苦涩是真的,每次他看过来的眼神都是毒药,华丽的表象,诱人前往不复深渊。
         回头的太晚,我早已情愿喝下这毒药。

         自己舔舐好伤口,时间麻痹了疼痛。

          我还是会去走廊看他,也看风景。我还是会期待每次偶遇,也期待窗外蓝花楹的开放。我会享受独自在画廊背生物知识点,也会在小池塘上的亭子里用书挡住脸靠着栏杆想他。

只是那些纸条再也不会有了。

         高三的时光是极快的,在高考前我眼前还是倒计时100天的模样。墙上高二贴的"一定要上六百分"也没有改动过丝毫。

         只是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英语高考前,我躲在班级后门,他从他们班出来,我匆匆躲进班,终是不舍,又探身出去看他,却见他站在走廊看着我,张口想要讲些什么。

         我强烈的感到会发生什么,但我退缩了。

         我飞快的躲回班里,直到被同考场的同学催促才出去。介时,走廊已经空空如也,我走过他的班级有意侧头,却什么也没有了。

          饶是怅然,也是命运罢了。

        考完英语后,家长便涌进来,我匆匆跑去买装书的布袋,与抱着书的他擦肩而过。

        我没有回头,我猜他也没有。

        后来,听说和他一起吃饭的女生是他高一的朋友。后来,听说他家很有钱,他要去澳大利亚留学。然后就没有后来了。最后,我没有上六百,我们会相互忘记,我没有得到什么,也没有支付什么。
一切,是我没给自己机会,让怯懦控制。走了的,不会回来了。

         什么都没变,就像石头投进水里,只是一阵波澜罢了。

只是我每次心动,他们都有他的影子。

我从未放过自己。

无病呻吟

无病呻吟,我很擅长的。
小鸟的尸体,我也只是感叹一秒再在脑海里安葬一下,假以时日,小小的坟墓与那朵灵魂便再也不见。
根本没有抵抗的力量,它被借童心名义的杀戮践踏。我真的心痛,也只是和旁人一样,一句"那个小孩把鸟都弄死了"后叹息一口便收回目光,不再去看。
那朵小小的灵魂会不会消散,在无数声叹息,麻木目光组成的波澜中溺死。
人真的太过冷漠,纵使在心里上演了千遍英雄救美,但也只付诸目光。就是因为一次次不登场的英雄,所以剧本才改成没有英雄的悲剧。人的心,就在一次次观望中被疼痛勒得气息渺渺。然后,一次次勒紧中,终于习惯窒息感,再也不怕观望时因自己无为而疼痛。

这,是不是一种环境定向选择的物种进化呢。

神明大人的话

放松点吧,小家伙。我们没必要那么伤心,为个只会给别人脸色的家伙。我们不是小丑,没必要讨公主开心,而且,她也不是公主。
我爱你,爱你不是那么出众的外表,爱你的普通,因为你最初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们会一起走过很长很长的日子,一万杯咖啡的时间也不够计量。阳光很好,我们可以一起晒晒太阳,暖暖我们度过阴郁后僵直的心灵。
单独一人没什么不好,如果世界喜欢的是她,给她很多很多,我们也不需要去看去嫉妒。因为世界已经给了最好的你,没必要再给更多了。你普通,没什么特长,那就是拥有了所有的特长。你可以选你喜欢的去做,就像一只小鸟可以去潜水一样。我们不受任何限制,世界喜欢看你把泥巴弄得满脸都是,然后还是笑着用小手去捏你自己的未来。
    我爱你,我们不是垃圾,也不是最差的。我不会对你说成绩不是唯一的出路,因为你想去那里不是嘛?我说你啊,既然决定了就好好干吧,你的世界那么闪耀,光是梦想就足够慕刹旁人,我喜欢看着你奔跑起来的样子。
   微风轻抚你的脸庞,你目视前方。
这大概是我想象过你最美的模样。你喜欢在把事情搞糟的时候大骂自己垃圾,威胁自己。我看得又好气又好笑,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不该放任你继续压抑自己。
      压抑不是唯一动力,尽管你觉得很有效。但是我不希望你总是满脸泪水骂自己是最差劲的。
    什么啊,小宝贝。你明明是我最闪耀的宝藏,难道你说我喜欢收藏垃圾?我说,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我真的相信你,你是最棒的,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你是让我愿意去爱的人。喜欢你,喜欢你你小小的眼睛,喜欢你略长的马脸,才怪,是可爱的鹅蛋脸。喜欢你前后鼻音不分,说话时爱犯的小迷糊,喜欢你可爱的笑容,喜欢你大大的兔子门牙,喜欢你奇怪的性格,喜欢你突然的热血。
所以,大步大步的向前吧,你背后我一直都跟着你,有我这么厉害的人还不够嘛?

你问我是谁?

白痴,我可是神明大人,你自己啊✧*。٩(ˊωˋ*)و✧*。
          

小事

我们一定要成为有能力的人,让别人仰望的人。
说这话不是因为太在意他人眼光,而是要免于受他人眼光而必须的努力。
我本不是记仇者,却频频被别人觉得小心眼。是不表达的错吗?不是的,是你不优秀,讨厌你而又脸皮厚者随口说得你的罪名天花乱坠,而听众对你的印象却是淡淡的没什么感觉。于是才有了会表达者吃得开,默默的人被压榨。于是会有你讨厌的但是你想去原谅的人反咬你一口,你又是一个人在边落自己疗伤拭血而听众则只会给你不理解甚至是恶意藐视的眼神。
我曾经后悔过,没去狠狠的打我恨人一台。此时也正后悔着。可这不是解决方法。
我从未想过当一个矛盾的发生,真正正义的一方会因为无所表达而显得邪恶有心机。而没占理的一方却在众人面前大肆宣扬你没有过的罪名,
而且众人都信。

我不擅长于忍耐,可我更不擅长于爆发。我曾在每个看见她本想释怀笑容以待的夜里被她丑恶的恨脸伤的很深,可是白天,我不是那个擅长表达者,于是她成了那个心胸宽广不记前嫌好心者。而我却是众所周知的小心眼恶人。

我开始反思,我不擅长于人交流不是个好的表达者这都是被误解的表面原因。而深里的根本是,我不够强大。我没有不做声就让别人觉得她是好人,不会是你说的那种人的能力和资本。
人都是贱皮子,从来都是只看能看到的,而不愿花时间去做无所谓的事。
而强大的人,从来都不必担心别人看到的自己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