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mon.

小事

我们一定要成为有能力的人,让别人仰望的人。
说这话不是因为太在意他人眼光,而是要免于受他人眼光而必须的努力。
我本不是记仇者,却频频被别人觉得小心眼。是不表达的错吗?不是的,是你不优秀,讨厌你而又脸皮厚者随口说得你的罪名天花乱坠,而听众对你的印象却是淡淡的没什么感觉。于是才有了会表达者吃得开,默默的人被压榨。于是会有你讨厌的但是你想去原谅的人反咬你一口,你又是一个人在边落自己疗伤拭血而听众则只会给你不理解甚至是恶意藐视的眼神。
我曾经后悔过,没去狠狠的打我恨人一台。此时也正后悔着。可这不是解决方法。
我从未想过当一个矛盾的发生,真正正义的一方会因为无所表达而显得邪恶有心机。而没占理的一方却在众人面前大肆宣扬你没有过的罪名,
而且众人都信。

我不擅长于忍耐,可我更不擅长于爆发。我曾在每个看见她本想释怀笑容以待的夜里被她丑恶的恨脸伤的很深,可是白天,我不是那个擅长表达者,于是她成了那个心胸宽广不记前嫌好心者。而我却是众所周知的小心眼恶人。

我开始反思,我不擅长于人交流不是个好的表达者这都是被误解的表面原因。而深里的根本是,我不够强大。我没有不做声就让别人觉得她是好人,不会是你说的那种人的能力和资本。
人都是贱皮子,从来都是只看能看到的,而不愿花时间去做无所谓的事。
而强大的人,从来都不必担心别人看到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