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mon.

无病呻吟

无病呻吟,我很擅长的。
小鸟的尸体,我也只是感叹一秒再在脑海里安葬一下,假以时日,小小的坟墓与那朵灵魂便再也不见。
根本没有抵抗的力量,它被借童心名义的杀戮践踏。我真的心痛,也只是和旁人一样,一句"那个小孩把鸟都弄死了"后叹息一口便收回目光,不再去看。
那朵小小的灵魂会不会消散,在无数声叹息,麻木目光组成的波澜中溺死。
人真的太过冷漠,纵使在心里上演了千遍英雄救美,但也只付诸目光。就是因为一次次不登场的英雄,所以剧本才改成没有英雄的悲剧。人的心,就在一次次观望中被疼痛勒得气息渺渺。然后,一次次勒紧中,终于习惯窒息感,再也不怕观望时因自己无为而疼痛。

这,是不是一种环境定向选择的物种进化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