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mon.

EGO


人在无事可做时,就爱回忆。

        我偏偏回忆了未曾拥有,也永远也不再有机会拥有的,17岁的喜欢。

         我想我大概是属于恋爱脑的那类女生。在几次对视后,便匆匆坠进名为喜欢苦海。

         他一定喜欢我。

         我十分自信的想。

         每次每次,下课后便再无法安心坐在座位上学习,只想冲出去,和他见面。而他好像也心照不宣的,每个课间都赴约。

         心照不宣的偶然对视,心照不宣的在每个能穿私服的时候小心翼翼穿私服假装不经意在走廊看风景。

        从此,就算怎么不想上厕所,也每节课间都要从走廊走过。从此,每次心动,他们都有你的影子。

        高三紧张的作息,唯有在星期五下午的饭间才得以喘息。
        在宽松的奶茶店美滋滋的买了草莓奶茶,在周五才会出现的书摊美滋滋的买了小说,然后在空空的食堂遇见你和她。

        我本喜欢吃喜欢的不能自已,可我发现我好像更喜欢你。

         没任何食欲的喝着冷冰冰的奶茶,我把脸深深藏进书里。

        眼泪抑制不住。

        啊,我是多么愚蠢。

        早在生日就已经听闻你对任何女生都这样。路过的人都处处留情。

         我突然想起在闺蜜问起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时,我脱口而出的"不喜欢啊,就只是好感罢了。在说也高三了,不是嘛。"

         原来我自己都不知道当初好感已经到了这么多,以至如今的眼泪流也流不完。

       都高三了,不是嘛。

        也是时候醒醒了。

         我奔跑在学校的跑道上,拼命逼自己不要去想他了,可视线却一直往食堂方向瞟。

         我开始扇自己耳光。

         哈,我呼出一口气。这就是喜欢吧。

         我把所有以前幻想过,在走廊擦肩间悄悄递给他的纸条和QQ号撕得粉碎。

         重新在桌子上堆砌书墙,挡住的方向是我课间每次抬头都可以看见他在门口微笑的走廊。

        好了,就当是我全部全部会错了意。

        现在,结束了。
        当我在化学《67》上落笔,悲哀的想着。
         所有事情开始都是那么轻松如意,可当你决定要结束时却如此难以抽身。

        所谓喜欢是地狱。

        我把喜欢深埋进厌恶里。

        我再不会出现在课间的走廊,每次必须路过走廊也在看见他后立马折返。一切冷漠的伪装,都是我逃避自己喜欢他的过错。

         小孩子的别扭方式。

         可心里的苦涩是真的,每次他看过来的眼神都是毒药,华丽的表象,诱人前往不复深渊。
         回头的太晚,我早已情愿喝下这毒药。

         自己舔舐好伤口,时间麻痹了疼痛。

          我还是会去走廊看他,也看风景。我还是会期待每次偶遇,也期待窗外蓝花楹的开放。我会享受独自在画廊背生物知识点,也会在小池塘上的亭子里用书挡住脸靠着栏杆想他。

只是那些纸条再也不会有了。

         高三的时光是极快的,在高考前我眼前还是倒计时100天的模样。墙上高二贴的"一定要上六百分"也没有改动过丝毫。

         只是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英语高考前,我躲在班级后门,他从他们班出来,我匆匆躲进班,终是不舍,又探身出去看他,却见他站在走廊看着我,张口想要讲些什么。

         我强烈的感到会发生什么,但我退缩了。

         我飞快的躲回班里,直到被同考场的同学催促才出去。介时,走廊已经空空如也,我走过他的班级有意侧头,却什么也没有了。

          饶是怅然,也是命运罢了。

        考完英语后,家长便涌进来,我匆匆跑去买装书的布袋,与抱着书的他擦肩而过。

        我没有回头,我猜他也没有。

        后来,听说和他一起吃饭的女生是他高一的朋友。后来,听说他家很有钱,他要去澳大利亚留学。然后就没有后来了。最后,我没有上六百,我们会相互忘记,我没有得到什么,也没有支付什么。
一切,是我没给自己机会,让怯懦控制。走了的,不会回来了。

         什么都没变,就像石头投进水里,只是一阵波澜罢了。

只是我每次心动,他们都有他的影子。

我从未放过自己。

评论

热度(3)